漆星画萤


寂空漆星胜点雪,折叶卷枝画流云。流萤不解红尘意,逐香随影绕佳人。

1.

繁华喧闹的临安城被低垂的夜幕衬的深沉幽静,劳作了一天的人们此刻都在自家院内的藤椅上纳凉,静静听着蝉声低语,享受夏夜的悠闲。

沈府庭院中幽兰送香,伴着舒缓的风,一身碧色的粉雕玉琢的女娃,在花草间追逐着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垂髫幼女,稚气可爱,七岁本只是无忧无虑的年纪,沈荷叶则不似平常人家女儿,因自小随父亲经商,天生算盘打得精明,常常有古灵精怪的想法。前日逛书斋见有一古书记载,唐代有一种夜光的布匹,但由于染料中夜光染料在唐代已经绝种,于是成为了传说。

萤火虫也会发光,沈荷叶如是想。

2.

“小叶子,你这样是捉不到的。”忽地一个少年的声音划破静谧的夜色。

沈荷叶顺着声音寻去,只见一金发少年笑吟吟的望着她,一袭紫衣,融进这夜色里;她只顾着专心扑流萤,没注意到少年在墙檐上坐了多久。

“澜夜哥哥,你把萤火虫都吓跑了。”少女稚嫩的声音中透着不悦。

“你要捉住几只像这样放在薄纱中提着,才会吸引到更多它的同伴。”少年拿出一块薄纱,捉几只萤火虫放进去,挂在沈荷叶身边的兰叶上。

果然很快庭院里的萤火虫都被同伴吸引到沈荷叶身边,她赶快用事先准备好的网纱兜住。点点荧光汇聚在一起金光熠熠,幽幽的荧光映照着少女的脸颊。

“我们的星空就像这铺满了萤火虫的夜。”荷叶没见过大漠的星夜,澜夜来自龙门荒漠北边的戈壁,他对荷叶说,大漠的星空跟临安的星星点点不同;那是辽阔无边的大地,被流淌着的银河包裹着,天幕低垂,仿佛和星辰融为一体,抬手就可以触摸到。

澜夜随父亲到中原拜访故人,入城经过染色店,却被痴迷于她金发的少女缠住,死缠烂打被拉到店里“做客”,实际她是想知道染成金发的方法。

两小无猜的年纪,一住几个月,两人便成了亲密的玩伴。可是他终究要返回大漠,一别千里。他想在回去之前再来看看小叶子,却不忍说出要离开的话。

3.

沈荷叶终于来到龙门荒漠的时候,已经是十年后,夏夜的回忆如潮水涌动;她记得那夜晚的萤火点点,金发的少年,她也想到大漠看看那样美的星夜。

秋风萧瑟,缺乏绿意的沙漠在夕阳的映衬下有淡淡的沧桑,沈荷叶仍一身碧色,倒是为大漠平添春色。凡世间传有新奇的染料,沈荷叶必亲自探寻。此番到龙门,正是为了寻找一种独特的染料,传说染出的布如璀璨星河,若深谷幽兰。

而她更希望寻到那不告而别的记忆中的少年。

但不料想遇到大漠的恶劣天气,狂风卷沙,沈荷叶和商队走散,已经走了一天一夜。因沙漠里干燥炎热,又没有水喝,沈荷叶疲惫不堪,眼皮几乎抬不起来。

大漠的星河真的好美,这是她昏厥前最后一个想法。

软枕纱帐,缓缓恢复意识的沈荷叶羽睫轻扇,适应着许久未见的阳光。

“小叶子,你终于来了。”这声音仿佛十年前那个夏夜的风,拨动着她心底某一根弦。

4.

       沈荷叶很长时间没有出现在临安城。当时商队同行的人寻找未果,皆以为她红颜薄命葬身沙海,悲痛不已的回到临安。

直到有一天,从龙门荒漠返回的镇远镖局的镖车运回了一种名为漆星的染料,染出的布匹如星光璀璨,轻盈通透,据说在夜里能吸引萤火虫在周身飞舞,世人奉为珍品。没过多久,人们便又见到沈荷叶每天出现在御街南的染色店,迎来送往。她没有再没去过大漠,只是有一位金发男子常常给她送来各种新奇的染料。

       临安城还是那样繁华如故,但是沈荷叶知道,不会再有那样的夜了。





Copyright © 2018 Winner Star Sdn Bh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