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羽翠


        月冷雀稀空枝寂,远山青黛鸣碧霄。独坐陋庭频剪烛,佳人不在空留屏。

 

        黛羽,或许当初父亲取这个名字给她,便是因为额间的胎记吧。唯有亲人才不觉这是不详的印记,青黛的颜色,羽毛的形状,如梦似幻。

        世间之事却从不会如这名字般温柔美好。儿时父亲的离去,让母亲与她生活的越发艰难。邻居常说黛羽额间的胎记是不祥之兆,害死了父亲,日后也不会有什么好运气。母亲早出晚归劳作,无暇照料年幼的黛羽,回来时常能看到她被邻家孩童欺负的满身伤痕。母亲心疼不已,便咬牙带着她搬到了山谷中,过起了贫苦自在的生活。母亲告诉她,这额间的印记是来自上天的祝福,终有一天会引着黛羽找到幸福。黛羽坚信母亲的话,并不因额间的印记难过。

        幸福还未降临,母亲就因过度劳累撒手离去。一个人总是太过孤单,黛羽便养了许许多多的鸟儿,这山谷中的生灵没有世俗的眼光,经常来此与黛羽嬉戏。清晨莺啼碧柳,暮色雀落石台。黛羽听不懂这吱吱喳喳的叫声,却觉无限亲切动听,经常在这空旷的山谷中随着鸟鸣唱歌。

        歌声引来了一个人。此人名唤萧啸,是临安城中的一个读书人,想上山认认书中的草木,却迷失了方向,忽然听到幽谷中传来悠扬的歌声。这声音纯洁空灵,忍不住让人靠近。萧啸跟着歌声来到了黛羽的院落,却在未踏进来时,因为体力不支晕倒了。

        相遇便是这般没有预兆,对二人来说皆是最美的奇遇。一见钟情,陷入爱河,一切仿佛都那么自然。

  大婚前,萧啸准备将爱人介绍给好友,便带着好友上了山。这位行走江湖的朋友却发现黛羽额间胎记的形状像极了蜀地的一个传说。这位朋友多次试探后,便确定这印记的确是传说中的“灵魄”——刺破胎记,滴落的血可救垂死之人。蜀地各门派寻找“灵魄”多年,原来竟在这里!

        萧啸的江湖朋友心中暗自有了谋划。萧啸忙于筹备婚礼时,便悄无声息地绑走了黛羽。并假借黛羽之名留信一封,使萧啸以为黛羽不愿嫁他,不辞而别。

        失去所爱之人太突然,萧啸无法释怀,只盼爱人归来。日日守在山谷小院中,月冷雀稀空枝寂......这天,他做了个梦,黛羽倒在血河中呼唤他的名字。萧啸惊醒,忽看到窗外月色枝头落了一只碧羽流光的孔雀!孔雀忽然飞起,向着山下的方向冲去。萧啸心中坚信黛羽遇到了危险,跟着孔雀便可以找到她!毫不犹豫的随孔雀离去......

  他不知,这一去便是多年的磨砺,蜀地神秘的门派将有多少事由他而起。

        她亦不知,当年母亲口中的幸福是苦尽甘来不易得,也都是后话了......





Copyright © 2018 Winner Star Sdn Bh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