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雪追


        雪夜绯衫俱是梦,露桃花里不知秋。

 

        这是第二十三次了。做了相同的梦。

        元岫起身,坐在床榻上失神半晌。自母后离世,他这个本不受宠的皇子便搬来这冷僻的宫殿,孤寂的日子过了三年。他也曾有过站在众人之上的年头,可母后突然生病离世,不仅让他饱受人情冷暖,也失了争强好斗的心。本以为将在这偏僻之处荒度余生,却在一年前发生了件奇怪的事。

        去年正逢节气“小雪”,一日比一日寒冷,宫人们在那些受宠的嫔妃皇子的殿前忙忙碌碌。元岫远远的望了一眼,神色冷然,裹紧身上淡金的薄衫转身走向宫中更偏远的地方。宫中之人皆知这里有不少破败的冷宫,可嫌晦气不愿靠近此处。元岫闲来无事,便随意走走,却发现其中有一座宫殿看起来有些与众不同。虽废弃已久,不难看出其温馨雅致,当年必是住过什么得宠之人,这殿中落上的灰尘没有让其显得黯淡无光,反而有种朦胧之感。最奇的是前院正中央有颗桃树,光秃秃的枝干上落着薄薄一层白雪。什么人会在院中央种树呢,这般不合常理,旁人皆会觉得挡住福气的。

        当晚元岫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他又看到了那颗桃树,不同的是它枝繁叶茂,开满了绯红的桃花,伴着缓慢飘落的雪落下了几片花瓣。树旁有个看不清面容的女子笑语晏晏的讲述着什么,他正要走上前去听,却看到漫天的白雪和下落的花瓣停在了空中!女子忽然蹲在地上低声哭泣,哭声越来越大,他刚要开口!梦就醒了。第二日天一亮,他便急匆匆的去那个宫殿看一看,却什么都没有。本以为只是偶然的他,慢慢的忘记了这件事。却没想到这一年中,经常做同样的梦,他渐渐的熟悉起女子的身形,声音。但不同的是,他发现梦中这个女子讲述的故事都不一样,有时候是儿时放纸鸢的事,有时是夜晚看月亮的事,还有她游历龙门荒漠的经历,到后来讲的是她生病的事......时间久了,他也能随着梦中女子的喜怒哀乐有不同的情绪,日子也没那么孤单了,总觉得是有一个可爱的人在陪伴。元岫曾打听过那个曾住在殿中的人,听说是一个江湖女子,皇帝年轻出游时两人相遇,便将她接回宫中,过起了笼中鸟的日子。皇帝宠她时,由着她在殿中种下桃树,因为她说从前在唐门时,有很多桃树和樱树,日日伴着落花习武修行。后来,便只能看着这颗树过了一年又一年。再后来,女子不知怎么生病了,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

        又是“小雪”这天,第二十四次梦到她。她说不知道当年进宫是对是错,不知自己是不是爱对了人,她要走了。她要回唐门再看一次落花和明月。这晚之后,元岫再也没有做过这个梦,无论他去看多少次桃花树,无论他怎样思念这个女子,再也梦不到了。终于,元岫决定要离开皇宫,去看一看女子告诉他所经历的江湖,尘沙漫天的荒漠,皑皑白雪的高山,溪流纵横的河谷,还有她思念的唐门。





Copyright © 2018 Winner Star Sdn Bhd, All rights Reserved